cmsp草莓视频app

林念念攥紧了手中的话筒,她死死地咬着唇,她还想为自己解释一下,但是她的这些已然愤怒得恨不能将她生吞的粉丝,实在是太可怕了,她怕,他们真的会活活打死她。

一个装了半瓶水的矿泉水瓶,狠狠地砸在了她的脑门上,剧烈的疼痛,差点儿让她昏死过去。

季纯带着保安上前,她拉着林念念的手就往后台冲,林念念丝毫不敢停顿,连掉在地上的高跟鞋都顾不上穿,就狼狈地躲进了后台。

季纯战战兢兢地站在一身脏污的林念念面前,“念念,你别担心,我回去就开始危机公关!”

“不用!”林念念死死地攥着拳头,她那双带着慌乱的眸,渐渐变得坚定无比,“季纯,今天晚上,我会回郊区的别墅,你想办法让艾森来见我!”

网络社会,一石激起千层浪,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林念念和景灏的那段视频,就已经火爆网。

后来,林念念动用林家的势力,将视频撤掉,但网上对林念念的骂声,却愈加的猛烈。

“最讨厌这种喜欢装纯的妖艳贱货了!想想视频中的她,再看她那副白莲花的清纯样,就令人反胃!”

“岂止是反胃,隔夜饭都被我给吐出来了!”

“你们难道没注意,视频在网上已经搜不到了?肯定是她做贼心虚,花钱把视频撤掉了!”

“林念念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女明星!以后我见她一次,吐一次!”

“可怜了陆三少,顶着千年一遇的神颜,还是被绿茶绿成了非洲大草原!好想抱抱陆三少!”

穿洛丽塔装清新美少女户外森林写真

“抱抱陆三少+1。”

“抱抱陆三少+10086。”

当然,林念念的脑残粉,也有跑出来帮女神开脱的,只是,她这次的行为,真的是太恶心,黑粉的力量又太强大,那些跑出来帮她说话的粉丝,瞬间被攻击成了筛子。

最后,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骂林念念不要脸的,让她滚出娱乐圈的,甚至让她去死的,很快,她就被骂上了热搜。

唐苏默默地关上电脑,林念念被网攻击,是意料之中。

接下来林念念肯定会反击,不过,就算是她想出法子反击,依旧会有不少网友认定她和景灏之间有一腿,她清纯玉女的形象,已然受到了重击。

重新窝到温暖的被窝里面,唐苏有点纠结该怎么保障她和小深的人身安。

今晚在包间,林念念和景灏的话中,透露出了不少信息。

他们要置她和小深于死地,就算是她不主动对林念念出击,他们也不会放过她。

她现在,步步艰难,想要一下子变得强大无比,痴人说梦。

她只能,更加努力,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再不给林念念任何伤害她和小深的机会!

夜,寒风凛冽。

开完最后一个视频会议,陆淮左推开窗户,冷风扑面,他的意识更加清醒。

早晨他和唐苏的相处,很不错,他很喜欢。

陆淮左点了根烟,想到唐苏最讨厌的,就是闻烟味,他又重重将烟头碾灭。

对于唐苏四年前的狠心背叛,他依旧耿耿于怀,但陆淮左忽然想要再给她一次机会。

就当,他大发慈悲。

做完决定后,陆淮左的心情说不出的愉悦,正想打电话吩咐别墅管家多准备些食材,敲门声就忽然响起。

“进!”

凌战推开总裁办公室大门,他抱着手机,哆哆嗦嗦走到陆淮左面前。

“老大,林……林小姐出事了!”

凌战说这话的时候,悄悄观察了下陆淮左的表情,男人最忌讳的,就是被他的女人戴绿帽子,老大这么骄傲的男人,要是知道他的未婚妻给他戴绿帽子,他肯定得虐死人啊!

首当其冲的,就是可怜的小特助,他。

虽然心中打鼓得厉害,但作为一位称职的特助,有些话,他不能不说。

“谁出事了?”陆淮左愣了愣,刚才他有些走神,还真没听清凌战说的是谁,“唐苏?”

“不是唐小姐,是林小姐。”

陆淮左下意识舒了一口气,不是唐苏就好,最近她接二连三出事,让他都有些神经过敏了。

“老大,林小姐和景二少上床的视频,被传到网上去了!现在,世界的人,都已经知道,你被林小姐戴了绿帽!”

陆淮左一愣,他还真没想到林念念会和景灏扯到一起去,他几乎是条件性反射问了一句,“念念和景灏?”

凌战摸不准陆淮左的心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他想了想,还是恭恭敬敬地将手中的手机递到了他面前。

让他自己看吧。

陆淮左在手机屏幕上轻轻一划,林念念和景灏妖精打架的画面,就映入了他的眸中。

他觉得有些好笑,林念念是他注定要娶的妻子,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上床,他的心口,竟是没有丝毫的起伏。

凌战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他紧张地观察着陆淮左的表情。

老大,面无表情。

老大基本上都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不动声色中,就包含了他所有的喜怒哀乐。

老大的心思,真的不好猜。

眉头蹙起来了!

凌战小心脏猛地颤了颤。

老大面无表情都有可能在生气,这副眉头紧蹙的模样,肯定是气炸了!

也是,被自己的未婚妻戴了那么大的绿帽子,他都已经变成海城第一绿了,怎么会不气!

“老……老大,你……你别难受,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林小姐那么爱你,她不会主动给你戴绿帽子的,她一定有难言之隐。”

陆淮左气,好气。

但不是因为林念念生气。

他是在气唐苏。

看着视频中一脸陶醉的景灏,他忍不住想起了四年前,他撞到的那一幕。

那时候,景灏将唐苏按在床上,身体疯狂,脸上,却也是这副陶醉的表情。

“景灏!”

听着陆淮左这咬牙切齿的声音,凌战眼皮都在蹦,他刚想说些什么安慰一下他那被绿惨的老大,陆淮左的手机铃声,就急促地响了起来。

给他打电话的,是季纯。

电话一接通,手机中就传来季纯惊慌失措的声音,“陆三少,念念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