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豆奶短视频app破解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章节内容开始–> 她的突然出现,以及话里的指控,都叫严临吓了一大跳。

他没想过,这个时候,严一诺会出现在这里,并且,还听到了严临的话。

那一瞬间,严临是慌乱的,毕竟严一诺相对来说,一定会更加站在她外公外婆那边。

“一诺,怎么在这里?”严临假惺惺地笑。

“我怎么在这里?我若是不在这里,怎么听得到如此精彩的安排?那可是的岳父岳母,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严一诺大声逼问。

差点将严临吓得肝胆俱裂,这里来往有人,她这么大声,是恨不得别人听到吗?

“这孩子,在胡说八道什么?不知所谓。外公外婆还在抢救,不担心他们,在这里跟我吼做什么?”

“好啊,那走啊,我倒是要跟小舅舅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语毕,严一诺甩手就走。

她气炸了,气疯了,完全不敢料想,这件事竟然跟她的父亲有关系。

那一番话,不算是特别清晰,可是跟外公外婆的事情,以及刚才小舅舅跟警察的说辞相比较,就可以察觉到严临话里的反常了。

气质温婉美女洁白长裙长发披肩私房写真图片

严一诺的愤怒超乎了一切,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的父亲,竟然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而严临,却被严一诺吓傻了。

但这份怔忪,也不过是维持了几秒钟的时间。

他一把拽住严一诺,不给她走。“一诺,别冲动,将话说完。”

“够了,放开我!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这是狼心狗肺,知道吗?那是的岳父岳母,当初若不是我外公外婆做的,以为有的今天?”

平日里,就算是她再不喜欢自己的这个父亲,严一诺秉着淑女的教育,也是不敢跟严临这么说话的。

只是今天,一切都改变了。

“放肆,怎么跟我说话的?”严临终于忍不住愤怒了。

大声呵斥住严一诺。

只是她此刻根本不买账。

“嫌我说话不好听?我不止要这么说,我还要去举报,最好保证外公外婆没有事,如果他们有事的话,,就等着付出代价吧!”

严临差点被严一诺这句话气得晕过去,她完全没将自己当成父亲了,竟然敢这样威胁他。

“等等,别冲动,我们先好好说。一诺,公司的困窘也知道,难不成真的想过颠沛流离的生活?再者,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

“我受不起,不要拿的自私跟我扯上关系,这是借口,比我更清楚。别以为打亲情牌,就可以抹杀做的一切,我不会这么纵容。”严一诺冷笑,狠狠甩开严临的手。

在她的心里,严临的身份,远没有徐灿洋夫妇来得重要。

所以,她的举动毫不迟疑。

只是,却惹恼了严一诺。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说到这个程度了,严一诺依旧不买账。

严临在心里狠狠骂了严一诺无数遍,但当务之急,是要阻止她,否则真的曝光了,徐子靳顺蔓摸瓜,未尝不能发现什么。

而严一诺,显然是不听从严临指挥的,他打亲情牌也是没有用的。

看着严一诺的背影,严临咬了咬牙,飞快地冲过去,抬手对着严一诺的肩膀一劈。

“唔……”随着严一诺的一声闷哼,她缓缓地软倒。

严临眼疾手快,将严一诺一把扶住。

片刻后,他抱着严一诺匆匆折回抢救室外。

默默啜泣的徐利菁见严一诺这样,吓得尖叫起来。“怎么回事?一诺怎么了?”

声音打断了医生和徐子靳的对话,几人的目光纷纷转移到严临这个方向,徐子靳拧了拧眉。

见严一诺晕过去,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严临解释道:“一诺晕过去了。”

医生随便抬眼看了一眼,徐子靳没吱声,他便继续道:“现在手术已经基本结束,接下来的就要看两位老人家的求生意志了,不过还是要很感谢,之前那位及时献血的女孩,若不是她,怕是不会这么顺利。”

“献血?”徐子靳重复这个词。

“哦,是这样的,手术过程中,医院血库的A型血没了,补给没有到位,有个女孩子献血,哦,难不成就是这位小姐?”医生又扫了严一诺一眼,略微不肯定地问。

严临在听到手术结束,并且两个老家伙都抢救回来之后,顿时一阵恼火。

他没想到,竟然还被他们抢救到了,即便医生说接下来要看他们的求生意志,严临还是感觉事情超乎了他的掌控。

为什么不是直接死在手术台上?

只是,在医生说严一诺献血的时候,结合严一诺此刻晕过去的情况,他立马当机立断点了点头。

“对,刚才我在洗手间那条走廊上看到一诺,见她晕倒在地上,估计是因为献血后遗症。”

恰好严一诺也是A型血,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多事的人在这里插了一脚,不过严临却坦荡荡地拿严一诺出来博取功劳了。

不要白不要,好歹给徐子靳一个不错的印象分呢?

“那大概就是了,现在病人身体弱,还是先带她去休息一下吧,横竖这边暂时稳定下来了。”

“那也只能先这样了,利菁,跟子靳在这里守着,我先送一诺回去,一会儿回来。”

徐利菁被点名,整个人呆呆地看着严临。

那番话是假的,明明一诺没有献血,只是他这么说了,她却不敢开口反驳。

只能讷讷地点。

于是,他们看着严临将严一诺抱走。

严临送严一诺回去之后,立马安排人,将她看守起来。

“看好小姐,别让她离开家里,还有,别给她打电话或者是手机。”

免得她出去通风报信,害了他。

严临又开车回医院,他定然是要趁着这段恢复期,让老家伙出点意外的,否则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此刻,徐子靳正在跟裴逸白通电话。

裴逸白说:“出了点意外,我先回来了,父母没事吧?”

徐子靳摇头,“会没事的,今天麻烦们了,改天亲自登门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