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女成员叶一涵

传统的草包包子的馅料是猪肉馅的,加上笋丁以及蛋糕丁再加上老渍酱油和小磨香油精心调制而成的,是谓三鲜馅。

“咔擦”

咬上一口,首先吸入嘴里的是滚烫的汤汁,稍微有点烫嘴,然后再是猪肉丰腴的口感,再加上鲜嫩的笋丁以及蛋糕丁的烘托带着一丝丝甜意,味道还是不错的。

“蒸的时间要是再短个一分钟,更加符合我口味。”袁州心里想着。

嘴上不停,袁州秉承着光盘的行动,直接就将四个包子全都吃进了肚子里。

午餐吃的包子,晚餐就是吃的炒菜了,袁州这次倒是没有提前查什么店,毕竟是来参加比赛的。所以是信马由缰的,走到哪里就去哪里吃饭,也算是随性。

逛吃逛吃,袁州吃得也不少,经常一个人大晚上吃点“小食”。

比如什么葫芦鸡、红烧肉、糖醋排骨、东坡肘子等。

之所以袁州一点也没有胖,是每天晨练,并且还定时去健身房,瞧瞧冯女士是最明显的。

到了第二天银勺评鉴大会开始的日子。

银勺对于鲁菜协会尤其是鲁菜厨师的意义非凡,因此银勺大会,协会也是相当重视的。

本来空无一物的协会大门外,现在挂着巨大的横幅,红底白字十分传统。

粉色棉衣雪中美女明眸皓齿唯美高清写真

【第十届银勺评鉴大会开幕】

字体很大,至少袁州早上起来锻炼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十分醒目。

大会开始的时间是早上十点,也是一个吉利的数字,袁州并没有睡懒觉,还是按照平常的步调起了床,在酒店提供的健身房锻炼了一下才开始一天的行程。

吃过早餐,袁州将几天打算做的菜在脑子里再次过了一遍发现没有问题以后,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了,就决定早点过去。

四位参赛者都是住在同一家酒店的,不过袁州并没有碰到过。

走进鲁菜协会,在迎宾人员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比赛的大厅。

此时大厅里已经有不少人了,当然最引人瞩目的肯定是那边高台上的四个灶台以及一众包罗万象的食材。

“小袁,这里,过来。”周世杰眼睛是真的尖,袁州一跨进门口就被看到了。

袁州看到周世杰招手,就朝着他走去。

今天袁州穿的也是汉服,当然是窄袖适合活动的样式,银灰的料子,带着点点墨色的暗纹,仔细一看就知道是莲纹,配合袁州挺拔的身形,长身玉立,看起来还是很帅气的,最后半句是自我感觉。

“周叔好。”袁州走近了就发现周世杰那边有好几个人围着。

都是跟周世杰差不多的年龄,有些年纪还要大一些,地位基本都是相当的。

“王主厨,岳主厨好。”袁州认出其中两个就是之前庖丁解牛有过交集的两位鲁菜大厨。

“哈哈哈,袁主厨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王主厨符合人们对于厨师的想法白胖白胖的。

“袁主厨好久不见。”岳主厨朝着袁州点头示意。

“这是庄主厨和麦主厨,就是小袁你的推荐人。”周世杰指着剩下的两人道。

“庄主厨,麦主厨好,多谢这次帮忙。”袁州点头示意。

虽然不用两位帮忙也能找到人,但是人家主动帮忙肯定是需要谢谢的,这是礼貌问题。

“不用谢,不用谢,也就是流程问题,不然哪里轮得到我们推荐哟。”庄主厨笑眯眯地道。

对袁州的厨艺他是相当佩服的,做了一辈子鲁菜,到头来被一个小年轻给比下去了,不服不行。

“庄老头说的对,举手之劳的事情,袁主厨太客气了。”麦主厨也是笑着道,脸上的皱纹都散了开来,像是一朵菊花一样。

要是麦主厨的徒弟在这里看到笑眯眯的师傅大概是眼泪都要出来了,要知道麦主厨平常十分严厉,经常板着个脸,基本没有满意的时候。

打完招呼,一行人就聊了起来,当然厨师聚在一起聊的大多不是厨艺就是食材了。

几个大厨都是将袁州放在他们同一层面上的,因此袁州加入以后就聊着之前的话题。

以袁州现在的厨艺知识储备,对于这种小场面绝对是应付自如的,很快大家就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

此次也是巧合,就五个评委,除了周世杰以外,就是刚刚跟袁州打招呼的王,岳,庄,麦四位主厨了。

虽然大家对于袁州的厨艺都是十分了解的,也一致认为银勺肯定是属于袁州的,但是制度就是制度,过场还是要走的。

“几位主厨忙着,我要去准备了。”袁州看了看时间不早了便止住了话头。

“确实不早了,小袁你去吧。”周世杰下意识看看表都已经五十了,确实不早了。

“那袁主厨这个问题,我们等结束了再讨论。”庄主厨大大咧咧道。

“就是就是。”王主厨也点头表示同意。

“好的,跟几位主厨交流我也很有收获。”袁州道。

随后跟几位主厨打了招呼以后,就朝着高台那边的台子走去。

跟刚才袁州进来的时候不一样上面已经有不少人了,没人跟袁州一样,洗菜切菜炒菜摆盘都是一个人完成的。

其他几位主厨都是带了帮厨的,有的一位有的两位,除了最边上一个灶台没有人,其他的地方都被占据了。

袁州倒是不介意是哪个灶台有地就行。

“你就是袁州主厨?”一个个子高高长得十分魁梧的男人看着袁州道。

男人大概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穿着一身带着黑色条纹的厨师服,戴着厨师帽,更是身高拔高了一截,此时表情严肃的看着袁州。

“是,高主厨你好。”袁州是看过另外三位主厨的照片的,因此一眼就认了出来。

“袁主厨的刀工技艺我甘拜下风,但颠勺……我老高可不会轻易认输。”高飞一脸的认真。

其实这话说出来,就已经弱了许多了。

但高飞也是真的如此认为,他觉得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哪能方方面面都好。

“袁主厨好,我师傅这次实在抽不开时间,让我向您说声抱歉,说是下次有机会再聚。”一位同样四十几岁的男子走了上来。

打破了刚刚高飞整的有点严肃的场面,袁州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莫御厨的弟子白素博。

……